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作者:张建军  发布时间:2013-11-08 10:40:18


    [要点提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案情简介:

    2012年10月6日,原告与被告吴钱签订了一借款协议,被告吴钱向原告尤金借款人民币200万元,借款期限1年,约定月利率2%,并按月清息,由被告吴事连带责任担保,当日吴钱收到尤金的200万元的借款。2013年5月6日,原告以被告未按约定清息为由(已欠4个月利息未清),以被告未按原协议履行,已违约,且影响了原告合同目的的实现,依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之规定,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原告与二被告之间订立的借款协议;2、被告吴钱立即归还原告借款200万元,并赔偿损失,吴事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吴钱辩称,自己向原告借款人民币200万元,且到期未清息是事实,但欠部分利息并不能说明自己不履行未到期的主要债务,法院不能受理此案,应驳回原告起诉。

    被告吴事辩称,债务并未到期,原告请求解除合同,主合同解除后,从合同自然解除,自己不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形成三种不同意见:

    一、主合同未到履行期,原告提起诉讼的理由不符合民诉法第一百零四条之规定,法院不应受理此案。

    二、原告之诉符合民诉法第一百零四条之规定,法院应受理此案,但被告只有未支付到期利息的违约行为,应判决被告支付相应的到期利息。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法院应受理此案,应认定解除合同有效,并判令被告归还原告本金,并支付相应利息及罚息,保证人吴事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审判]在审理期间原、被告和解,原告撤诉。 

    评析:本案的焦点在于:一、如何看待被告不按期清息这一行为,该行为,能否表明被告到期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可能性,能否引起原告解除合同的效力。二、如果主合同(借款合同)解除,从合同(保证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担保人是否承担保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被告应按约履行归还本息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被告未按其承诺归还欠原告借款利息,且数额较大,该行为会让一般人都联想到被告经济困难,已严重丧失信誉,不能达到原告“放账为利”的合同的主要目的,更没有理由让人相信被告未来支付数额较大的本金信心,如原告不通过司法救济,犹如“坐以待毙”,加剧了推定被告未来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可能性,被告的行为是引起本案纠纷的原因,被告应承担全部民事责任,原告可解除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故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于被告收到原告通知的时起解除,本案原告未明确给被告寄送解除合同通知于被告,但法院送达诉状副本于被告,这可视为原告对被告解除合同的通知义务,应认定原、被告借款合同于法院送达诉状时解除。原告主张解除合同,且通知了被告,其解除合同的行为本院依法确认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民法通则》第115条规定,合同的解除不影响当事人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也就是说,守约方主张解除合同时,仍然有权要求违约方负赔偿责任,在合同解除有溯及力时,守约方由于返还给付而支出的费用,是违约行为造成损失的一部分,应由违约方负责赔偿。被告应归还原告本金,并赔偿原告的相应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根据银发[2003]251号《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日期还款,应当按照借款合同约定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支付逾期利息。因此,被告应在上述幅度内赔偿原告的损失(利息及逾期利息),但均以不超出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利率4倍为限。

   主合同(借款合同)解除,是合同有效后解除,不是合同的无效,从合同(担保合同)本身无瑕疵的情况下,民间借贷中的担保合同也属有效。从维护诚信原则和公平原则的法理上分析,将提前请求归还解除合同认定为保证合同无效会造成实质意义上的不公,造成担保人以解除为由抗辩其担保责任,即把自己的担保错误作为保护自己不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这更不利于保护本无过错的债权人,维护诚信、公平也无从体现。债权人要求债务人提供担保人,这是降低贷款风险的一种办法。保证人同意提供担保,应当推定为充分了解行为的后果。现由债务人的过错引起债权人请求解除合同产生保证人可以免除担保责任,债权人旨在降低贷款风险的努力没有产生任何效果,造成事实上的不公。且债权人并未有与债务人恶意串通,并没有出现保证合同无效的事由,保证合同有效,因此,保证人吴事应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有义务保证债务人归还借款的顺畅实现。

    故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明确,被告对该借款应当予以归还,并赔偿原告损失,吴事自愿为借款提供担保,应承担本案的连带清偿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张少锋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