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改进民事判决书的建议

作者:高兴银  发布时间:2010-09-07 15:35:31


笔者建议民事判决书应改为如下格式:

    本院认为……判决如下:

    一、……。

    二、……。

    案件受理费……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上诉于……法院。逾期未上诉,则本判决生效。

    如未按生效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或者其他义务,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或支付迟延履行金,法院将依权利人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时不再另行送达执行通知书。

                                                   审判员  XXX

                                                    X年X月X日

                                                   书记员  XXX

    改进理由如下:

    一是将229条部分移至判文尾部,主要原因是:判决如下至案件受理费承担部分,是审判人员根据案情和法律而酌定的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而229条的是法定的权利义务。前者是:只有写上去的才是权利义务。后者是:不论是否写上去,都是本来就存在的权利义务,而非审判者确定的权利义务。

    所以现有格式将229条置于“判决如下与受理费承担之间是不适格的。该项权利义务关系不是法官有权定的,而是立法已经确定的。法官也无权对其进行确认或否认。

    那么,该条应否写进判决书,写在何处更为合适,需要我们作分析:

    该条是立法所确定的权利义务条款,就像立法确定当事人有上诉权一样,法院应该做的仅是告知,而不是确立。上诉权写进判决书的作用就是在告知当事人该项权利。履行法院的释明义务,同理,229条也应写进去,履行法院的释明义务,以避免给义务人“不教而诛”的借口。同是在释明,就应将该两段放在一块,而置于“上诉段”之后为宜。

    因为,229条的“判决……指定期间”自然是指的生效的判决。所以,该放置与“上诉段”之后,才符合审判流程顺序,才为适宜。值得注意的是:该段改进为“未按生效判决”,而不是现在的“本判决……”。因为本判决能否生效尚未可知,如果最终被二审否定该判决,那么还应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吗?所以应写生效判决,不管是一审或二审的,那个生效就按那个判决确定的义务去履行,这样才符合逻辑。

    第二是改进是在上诉段末加上逾期未上诉,则本判决生效。

这是因为现行判决只对上诉权作了释明,而未对不上诉所产生的法律效果告诉当事人。释而不全,仍有残缺,故应补全。补全后的另一效果是:该段末尾的判决生效与下段开头的“如未按生效判决……”前后呼应,衔接紧密而自然顺畅,使人了然。

    第三点改进是在229条的尾部又加上“法院将依权利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时不再另行送达执行通知书”,这样写可能多数人会反驳。但这一句很重要,能起很大的作用,笔者将理由阐述如下:

    1、这也是将不履行的法律后果告诉当事人,也是在履行法院释明义务,故应该写。

    2、该句代执行通知书之效用。且写在判决书上来,与执行又是一个紧密衔接,自然过渡。因为判决的下一步就是执行。而现在的执行形势严峻,“执行难”一直在难。如果该句能代作执行时一张执行通知书,那就省去执行员单为送达一张纸而兴师动众,鞍马劳动,长途奔涉而毫无效用。节约了紧张的司法经济、时间、警力支出,而又起到法律效用,符合立法精神,何乐不为。有人可能觉的一句话与一个通知书比,似乎这样有点不严肃、不正规?笔者以为:民诉法220条规定的是应“发出执行通知”而没有要求必须是“通知书”,所以“通知书”不是法定的、必须的、唯一的通知方法,“执行通知”可以是多方式的,可选择的。即然可选择,那么选择这种简单明了的通知方式有何不可。所以可以写。

    3、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多少年来,判决书中确定的一个履行期,履行期过后,进入执行程序,执行通知书再行确定一个履行期,形成实质上的“执行改判”二次判决。很荒唐,也很无奈。如果作了改进,执行时就不存在另行确定“履行期”自然也就避免了“二次判决”的尴尬现象。执行时直接按判决上的履行期及内容作执行便是,所以有必有。

    4、部分案件中,一些“老赖”“活头”在跟执行员玩捉迷藏的智力游戏,执行时“人难找”是普遍现象,找一个人好难!但是第一次找到还不能马上开始执行,而是给送达一张执行通知书,确定一个执行时间,等执行时间到了,第二次去找人执行,哪里还找得到人,或者找到人也没财产可供执行了,因为人家早做好不履行的准备了。不可否认,这也是“执行难”的一大因素。只要判决中多写一句话就可以消除一个“执行难”因素,为什么不呢?所以很有必要写。

    以上想法,供广大同仁探讨,磋商。

第1页  共1页

编辑:奇奇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