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关于佳县人民法院量刑规范化实施情况的报告

作者:符继耀  发布时间:2011-11-23 22:02:38


我院从2010101日起在刑事审判工作工作中开始推行量刑规范化改革,在办案过程中我们认真贯彻执行“两高三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以及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等文件精神,严格按照规范化量刑的程序对符合最高法院暂定的15种常见罪名案件进行量刑,收到了较好的审判效果。

一、实施细则的执行情况

根据上级法院的要求,我院分别于20106月、11月,20113月三次赴省高院进行了量刑规范化改革的学习培训。20114月又参加了榆林市中级法院组织的量刑规范化改革培训。此外,我院还多次召开会议组织全体刑事审判工作人员就量刑规范化改革的时代背景、必要性以及重要意义进行学习讨论。经过这一系列的观摩、学习、培训,全体刑事法官对量刑规范化改革充满信心,并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顺利地从旧的量刑模式过渡为规范化的量刑模式。自201010月份以来,我院共受理各类刑事案件4357人,其中符合规范化量刑的案件比如交通肇事、故意伤害、抢劫、盗窃、贩毒等案件(以下简称15种案件)2738人,均适用规范化的程序进行了量刑。我们主要分两个阶段进行过渡,第一阶段是201010120101231。这一阶段是探索学习阶段,我们所受理的15种案件在合议时按照规范化量刑的程序进行的,承办法官根据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计算出被告人的刑期后发表意见,另外合议庭成员发表量刑意见,形成决议向分管领导或者审判委员会汇报后才行宣判的。第二阶段是从201111至今,全面实施阶段,在开庭审理中,通过审判人员解释有关罪名的基本量刑及相关情节加减幅度,使控辩双方和旁听群众明白量刑的过程,增加了被告人公诉人对判决的认同感,减少了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的发生有利于公正廉洁执法,提高了司法公信力。在进行评议时,要求合议庭成员完全按照《实施细则》发表详细的观点,凡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需向审判委员会汇报的案件,我们均按照规范化量刑的程序当庭进行了宣判。。

二、量刑程序的设置情况

根据《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我院在开庭审理时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在法庭调查、法庭辩论阶段,我院都尽可能地将犯罪事实和量刑事实分别调查、辩论,以使所有的诉讼参加人和旁听人都能清楚被告人因何获罪,获何种罪,应当从轻或者从重处罚的情节有哪些以及从轻或从重的幅度有多少。对于公诉机关在移送案件时一并移送量刑建议的,我们要求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以后接着宣读量刑建议,没有一并移送量刑建议的案件,我们要求公诉人在发表公诉词时提出量刑建议,以便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其量刑建议进行答辩。

三、与检察、公安及司法行政机关的配合、衔接情况

现阶段,量刑规范化改革刚刚起步,公检法司等部门对量刑规范化还处在磨合期,办案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扯皮、推诿现象。检察、公安机关的个别办案人员未能深刻领会“两高三部”通知的精神实质,对量刑规范化还缺乏全面的了解,认为量刑规范化是法院一家的事情,主观上对量刑规范化重视程度不够,公安机关仍然更注重收集各种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罪重的证据,不注重收集各种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更注重收集各种法定量刑情节,不注重甚至根本不去查明各种酌定的量刑情节;检察机关更注重审查定罪证据,不注重审查量刑证据;更注重审查法定量刑情节,不注重甚至不审查酌定量刑情节;更注重审查从重量刑情节,不注重甚至不审查从宽处罚量刑情节。从而影响了对被告人量刑的准确性。此外,司法行政机关对一些需要法律援助的被告人亦未能给予必要的法律援助,使一些家境比较困难的被告人在法庭上得不到应有的帮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被告人辩护权的充分行使。

四、规范化量刑改革中存在的问题

1.共同犯罪案件中,其中一名被告人对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进行了全额赔偿,被害人对全案民事部分撤诉,亦表示谅解,这种情况下,在计算其余被告人的刑期时,是否考虑其亦对被害人进行了全部赔偿?是否认为被害人亦对其表示谅解?在量刑时应如何考虑?我们的做法是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只对实际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被告人适用“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进行调节,在考虑被害人表示谅解时,未对全案被告人均适用“被害人已谅解”进行调节,不知是否妥当。

2.《实施细则》未能就被告人或其亲属主动交纳罚金这一点作为调节被告人刑期的酌定情节。我们认为,被告人或其亲属主动交纳罚金应当视为被告人的悔罪表现,应当把被告人或其亲属主动交纳罚金当做被告人的认罪态度来评价,在确定基准刑或者调节被告人认罪态度这一酌定情节时予以充分考虑。

3.《实施细则》中没有对初犯、偶犯进行评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规定:对于较轻犯罪的初犯、偶犯,应当综合考虑其犯罪的动机、手段、情节、后果和犯罪时的主观状态,酌情予以从宽处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的初犯、偶犯,可以免予刑事处罚。这说明“初犯、偶犯”也是人民法院在对被告人量刑时应当予以考虑的一种酌定情节,但是《实施细则》中没有把“初犯、偶犯”当做对被告人进行评价的一种酌定情节。

五、工作效果与社会影响

规范化量刑实施半年以来,工作效率较之以前有很大提高。就我院而言,原来的刑事案件当庭宣判率几乎为零。自从规范化量刑实施以来,我们考虑到案件如果不能当庭宣判,旁听群众仍然不能明白法院是如何对被告人量刑的,那么,规范化量刑就是形同虚设。因此,我们规定不需向审判委员会汇报的案件,合议庭合议后均可以当庭宣判,这样大大缩短了办案周期,提高了工作效率。不仅如此,人民群众也对规范化量刑给予认同。以往人民群众对法院的刑事审判的印象是“公开审理,延期判决”。现在,旁听群众当庭见证了被告人的定罪量刑过程,普遍反映效果很好,均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公开审判!”

当然,规范化量刑是一个新生事物,它的出现打破了以往公、检、法之间办理刑事案件的平衡关系,必然会引发一些人的抵触情绪,在推行过程中,也会遇到来自各个方面的阻力,这要求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坚定信念、脚踏实地,排除一切干扰,以改革创新的精神,不断总结经验,妥善解决办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不断完善相关的规定和制度,扎实稳妥地推进量刑规范化工作,让人民群众充分感受到“规范化量刑”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改革成果。

 

第1页  共1页

编辑:张少锋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